首页 精选项目文章正文

雪松信托-长泰277号青州水务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精选项目 2021年01月14日 01:24 39 信托研究院
产品名称:雪松信托-长泰277号青州水务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发行机构: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产品类型:信托产品
投资领域:基础建设
本期期限:24个月
本期规模(万):30000万
预期年化收益率:100-300万:7.8%,300-1000万:8%,1000万及以上:8.2%
付息方式:半年付息(6.20日、12.20日)
资金用途:信托资金用于融资人对青州市宏源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州宏源”)持有的约10 亿元的应收账款,资金最终用于归还公司对外金融机构借款。
还款来源
1、融资人的经营收入;
2、保证人经营收入;
3、处置抵押物收益。
风控措施
1、抵押担保:青州宏源以其持有的位于青州市云门山风景区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不动产权证号:鲁(2020)青州市不动产权第0023962号)提供抵押担保
2、保证担保:青州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州城投”,公募债发债主体,主 体评级AA)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产品亮点
1、项目融资人优质:青州市重要平台;AA评级的私募债发债主体;资产实力强,资信情况优秀。
2、区域经济发展良好:GDP和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排名在潍坊市及山东 省范围内排名靠前;
3、担保人实力强:青州市核心平台;  AA评级的公募债发债主体 ;资产实力强,资信情况优秀
4、抵押物:风景区内住宅用地抵押; 抵押物有升值空间 ;抵押率低于50%。


今日新闻阅读:
【起大早,赶晚集:蔚来、理想、小鹏在前,百度造车能成吗?】

           

作者| 潘涛 秦海清

编辑|张洋

百度,经不住诱惑,要亲自下场造车了。

1月11日,百度宣布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借用吉利的浩瀚SEA智能进化体验架构,开发更极致的智能电动汽车。百度汽车将保持独立运营,并成为百度Apollo的深度合作伙伴。

错过移动互联网风口之后,百度被阿里、腾讯远远甩在身后,美团、拼多多也早已完成对百度的超越,李彦宏的all in AI的战略超前于时代,短期内看不到盈利的希望,市值低谷时只有300亿美元左右。

百度的AI“大饼”遭到质疑之际,李彦宏“不为所动”,他说“无论是当年我对互联网的信仰还是今天我对AI的信仰,都没有一丝丝改变,我仍然认为AI是堪比工业革命的技术浪潮。”

在新能源火热的潮流下,百度把AI技术的实践,寄希望于电动车。

           

起大早赶晚集

百度造车,早有预兆。

2015年,国内造车新势力纷纷启动造车项目的时候,百度开始大规模投入无人车技术的研发。两年后,新势力的第一款车型上市,李彦宏乘坐红色的无人驾驶汽车,开上了北京五环。

那是百度All in AI的第一年,李彦宏顶着被开罚单的风险,为百度的AI开发者大会赚足了一波眼球。

AI开发者大会之前,百度推出了Apollo计划,旨在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

新势力忙着量产的时候,百度早就切入了智能电动汽车业务,不过还是做互联网的思维,是去做一个平台,而不是去搞辛辛苦苦的造车。

Apollo平台推出之后,一汽、金龙客车、广汽相继成为百度的合作伙伴。百度为了拓展Apollo的触角,还投资了威马和蔚来。

然而,百度重推的Apollo平台在短时间难以落地。根据公安部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还仅占汽车总量的1.75%,而新能源是智能汽车的主力,总体数量小的情况下,Apollo如无鱼之水,难以进行技术尝试和升级改造。

资本对超前于时代的Apollo也并不看好,高盛承销百度IPO时,给Apollo业务的评估只占到百度的3%,按照当时的市值,只值15亿美元,而蔚来上市第二天市值就达到119亿美元。

2019年末,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百度选择跨界进入汽车产业,是因为百度认为无人驾驶终有一天将会到来,其中涉及到的一些关键技术领域是百度擅长的,“所以,我们觉得有义务也有必要进入汽车产业。”

兜兜转转到2021年,百度才下定决心造车,比造车新势力们晚了整整5年。

这5年里,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逐渐收紧,百度错过了补贴的红利,加入造车行列的玩家,需要靠自己的实力来赢得市场。

2020年被视为造车新势力的最后一个窗口期。王兴就对造车新玩家并不看好此前他曾断言,中国车企未来的格局是“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这样的言论很快遭到了威马创始人沈晖的反驳,直言要和王兴打赌,“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

如今,这样的疑问落在了即将入局的百度身上。

           

资金、技术、市场,都是难关

下场造车,百度靠什么兑现“义务”?

百度方面认为,百度强大的人工智能、互联网科技基因,百度Apollo领先的自动驾驶能力,在汽车智能化领域长达8年的经验优势,是其下场前已经具备的优势。

软件是百度的长项,但新能源车的基础是车,造车要涉及车辆设计、零部件供应、销售渠道运营等百度完全陌生的领域,这些都需要砸钱来实现。

蔚来创始人李斌曾说,200亿元是造车的最低门槛,目前蔚来已经亏损超过300亿元,而恒大决定造车时一口气要投入3000亿元。百度三季报显示,公司持有现金184.23亿元,刨去受限资金,可用资金不到180亿元。

百度all in的AI也是销金大户,2019年的研发投入达到183亿元,即分到造车的资金,很难达到造车的最低门槛。

资金之外,制造也是掣肘之一,百度的解决方案是与吉利合作。

百度相关负责人告诉豹变,合资的百度汽车公司将着眼于智能汽车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全产业链。财联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百度在制造环节主要负责车辆的设计和软件部分,后续则将负责车辆的分销、用户运营和品牌建设等等。”

截至目前,双方只是签订了合作协议,百度方面回应豹变称,具体车型、量产时间将在后续公布。

至于消费者何时能开着百度汽车上路,参考特斯拉以及中国三大新造车势力可知,交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蔚来惨痛的经验说明,就算成功交付,也只是造车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百度踏入的这条赛道,蔚来、理想、小鹏、威马成功跑了出来,累计交付量均已突破万辆。外面还有觊觎中国市场的特斯拉和苹果,特斯拉通过在中国建厂,开启了“价格屠夫”模式,把同行的毛利压到极限,而苹果正在寻找代工厂,计划两年内推出苹果汽车。

巨头之外,传统车企也纷纷发力新能源汽车,而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据东兴证券的研报显示,2020年1到10月,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Top20的车型中,造车新势力只有特斯拉上榜,传统车企的新能能源车型占到90%。

           

百度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新旧巨头林立的市场,而他们在技术、交付、品牌已经取得先发优势。

2020年12月,蔚来单月交付量超过7007台,理想以6162台的成绩紧随其后,第三名的小鹏也完成了5700台的交付,其主力产品P7更是顶住特斯拉model3的压力,完成了3691台的交付成绩——这样的成绩和第二梯队的新能源车企已经拉开了身位。

更多的造车新势力,还没来得及量产,公司已经破产。

           

Appllo,落地为时尚早

造车,既是给Apollo机会,也是在AI战略实现之前,百度一块颇具想象力的业务。待时机成熟,造车跟Apollo平台产生协同,百度重返巨头就不再是疑问了。

毕马威分析师曹飞认为,“百度拥有软件及数据的优势,”百度造车,能够给百度带来更多的流量入口,增加服务的受众群体及增加服务数据,“带来更多增值服务潜力”。

在商业战略顾问周掌柜看来,百度造车有机会“从一个互联网的公司,进化成一个像华为和特斯拉这样的产业科技型公司”。

“百度之前的标签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基于流量运营,用商业化的方式做拓展,”周掌柜认为,百度的核心竞争力恰恰是研发和底层的技术,因此在这个时代会显得相对弱势,“那么互联网发展到下一步,就变成了消费级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而在产业互联网时代,百度的这个能力其实可以更好的发挥。”

           

只是Apollo如登月一样,是一个长期的事业。

荷兰无人驾驶导航公司TomTom首席执行官HaroldGoddijn曾告诉豹变,“无人驾驶涉及的不止是智能汽车,还有物联网基础、道路设施、甚至是法律政策,乐观的估计,真正的无人驾驶需要到2050年才能实现。”

“百度在自动驾驶的四个方面,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地图和智能云服务方面,应该在国内是非常领先的。”周掌柜对百度Apollo平台的应用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通过和车企厂商进行更多的数据交互,百度能进一步将这种效果反馈到给其他厂商的服务中。

这样的做法可以确实可以让百度在极短的时间内砸出一些水花,但如果不具备整车制造能力,太过依赖车企——和吉利的合作中,百度依然是作为软件技术供应商的角色而存在,百度自动驾驶获得的“奖状越多”,后续将要暴露的问题也将越发凸显。

对于“一身武功”的百度来说,最大的隐患莫过于重金打造的Apollo平台“无车可上”。特别是在蔚来、小鹏这些头部品牌都开始自研自动驾驶技术的情况下,留给百度“上车”的空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不大。

亲自造车,百度想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前提是,百度能顺利解决量产交付、市场份额角逐的难题。

此外,在Apollo平台的实际落地上,百度还将面临更大的问题。自动驾驶一般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包括技术解决方案,城市解决方案,最后才是落地运营。

目前,各大新能源车企也仅仅还在第一个部分的技术解决方案打转——连特斯拉都尚处于L3级别的自动驾驶。而到城市解决方案层面,则更加遥远。

百度的Apollo计划想要完全落地,开启万亿市场,还远没到季节。

           

摇摆的战略

这不是百度第一次大张旗鼓地开启新事业。

翻翻百度的历史,作为PC时代的领头羊,百度骁勇善战,几乎是过上了趟着挣钱的日子,但这样优渥的生活并没有让百度和AT借此拉开差距,反倒是得了富贵病,屡屡看到机会,却又屡屡痛失。

从2013年起,百度就开始大规模地向移动转型,那时候公司的资源从PC转向移动,目标是移动搜索量超过PC,如此就说能说明,百度移动转型成功。

“那时候公司里还是有一种比较乐观的情绪,说移动转型已经成功了。”李彦宏曾这样回顾。

百度看到的是成功,市场感受到的却是百度的掉队。

在向移动转型的过程中,百度频繁进行新业务的尝试,包括电商、支付、社交、游戏、O2O等等,无一不是折戟沉沙。结果是,百度不但与阿里、腾讯的差距越拉越大,同时也眼看着美团、京东、拼多多们步步崛起。

2017年2月,搜狗的王小川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直言,“我认为百度是没有战略的公司”,“开车这事儿不是搜索公司该干的”。到2018年,王小川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谈及人工智能领域声量特别大的百度,又称“百度每年都换一个新战略,不觉得百度有什么好怕的。”

2020年9月,百度发布公司20周年年纪录片《二十度》,十分隐晦且简短地表达了百度在移动转型上的失败。

李彦宏在纪录片中说,做错了事情是很多的,因为不停地在变,总是有新的东西,没有一个人是神,能够一眼就看到终局是个啥,但是过一段时间后,慢慢这个市场就会筛出来了,哪些是真正有用的、有价值的,哪些是伪需求,哪些就应该牺牲掉。很多确实不试一试的话你是不知道的,试的过程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

试过错之后,百度又开始All in AI,花大力气布局无人驾驶。

单从李彦宏的战略眼光来说,这确实是一条好赛道。新能源市场规模高达万亿,入局者络绎不绝,行业迅速起量不仅能做大整个盘子,更为无人驾驶的发展提供了土壤。这样的好局,百度断然不能错过。

最好的赛道,自然也是最激烈、最残酷的赛道。如今的新能源市场,各大品牌方力求差异化,不同价格区间几乎都有强力产品存在,百度遭遇的是一道市场的铁壁铜墙,更何况百度汽车的量产交付还得等到几年之后。

造车这条路充满了荆棘与坎坷,需要大量的投资和漫长的等待期。这一次百度有没有耐心走下去,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标签: 雪松信托-长泰277号青州水务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