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托列表文章正文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信托列表 2020年08月03日 00:08 18 信托研究院
【近期信托列表】 【近期政府债列表】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近段时间以来,A股高位回落 ,随着股价的持续走低,不少高现金分红的公司股息率持续攀升,与此同时 ,部分回调幅度较大,且低估值高成长公司存在被错杀的可能。

2019年现金分红再创新高

提升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水平一直是监管层所倡导的 。事实上,从近年来A股现金分红情况来看 ,保持稳步增长。Wind统计显示 ,2019年A股现金分红金额达1.36万亿元,连续第三年突破1万亿元,同时也再创历史新高 ,相比2018年,整体增长约10%左右。

           

行业分红差异较大

虽然2019年整体现金分红突破1.3万亿元,但具体到每个行业 ,差别仍然较大 。其中,金融业分红金额最高,占比达45% ,前三大行业分红金额占比已经超过60%。考虑到金融行业公司自身体量较大,盈利稳定,特别是银行 ,现金分红比例普遍较高。

           

49家公司高股息率低估值

随着当前市场流动性的宽松,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收益率普遍下滑,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收益率普遍在1.5%左右 。事实上 ,不少A股公司的股息率远超货币基金 ,同时估值优势明显 。

Wind统计显示,以2019年度分红数据计算,有49家公司股息率超5%且市盈率低于10倍 ,除了熟悉的金融股外,排名靠前的能源、房地产 、消费类公司亦不在少数。其中,兖州煤业、广汇物流、南钢股份 、柳钢股份、苏宁环球、华联控股 、华发股份 、华夏幸福、益生股份、中国神华等公司股息率超过8%。

           

50家绩优公司短线超跌

除高股息率公司外 ,近期市场大幅波动,不少个股短线跌幅较大,对于部分低估值高成长个股而言 ,短线下跌或给场外资金介入良机 。Wind统计显示,6月份以来,自高位跌幅超过20% ,当前市盈率低于30倍,且2019年净利润增速超过40%的公司有50家。其中,金溢科技 、华丽家族、九鼎投资、宁波富邦 、山煤国际、中国人寿、集泰股份 、国光电器、天宇股份、越秀金控 、姚记科技、北陆药业等多家公司2019年净利润增速超过100%。

           

Wind用户在金融终端输入

EDE(股票数据浏览器)>>>

股票基本面数据尽在掌握

沪深、港 、美等全球主要市场交易所的交易个股

行情和财务在内的近10000个指标数据

一键查询 ,应有尽有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7月24日 ,在成都车展见到李斌,依旧是熟悉的打扮:蓝色的蔚来文化衫 、牛仔裤、运动鞋 。只不过,与去年年底在深圳NIO Day相比 ,李斌的状态轻松很多。

“赶紧把汽油车卖了,换一辆我们的电动车吧。”刚一见面,身为蔚来CEO的李斌 ,就化身金牌销售,对于电动车的种种好处,侃侃而谈 。

这个曾经被戏称为2019年“最惨 ”的男人 ,在跌倒了爬起来之后,现在的任务简单而明确:让蔚来卖更多的车。

今年4月,蔚来汽车获得安徽合肥市政府70亿元融资 ,很快又在7月10日获得六家银行104亿元人民币综合授信。此外,蔚来汽车今年还在美国资本市场获得9亿美元左右的融资 。

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蔚来中国落户合肥之后,李斌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而随着用户、产业界对蔚来更高的期待 ,李斌承认身上的压力比以前更大了 。“短期来看,蔚来只是跨过了生死线 。”

解决了资金问题的蔚来,正在加快产品的布局和销售规模的提升 ,来寻求毛利转正。成立5年至今,蔚来汽车刚刚实现累计5万辆的交付量。而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对蔚来的服务能力也将提出更高的要求 。

与特斯拉的竞争 ,也成为李斌和蔚来不得不直面的问题。尽管李斌一直称和特斯拉“既是对手,也是队友 ”,但蔚来EC6的出现 ,将和特斯拉Model Y正面交锋,这势必是检阅蔚来实力的关键一战。

李斌坦言,对蔚来的长期发展有信心 ,但是要掌握好节奏 。

“被打趴下再站起来的人,韧性更大。”在蔚来最艰难 、命悬一线的时候,李斌曾经这样说过。事实上 ,蔚来的确已经渡过了最苦难的时刻 ,李斌也的确重新站了起来 。

在回顾过往的心路历程时,李斌坦言自己的确有需要反思的地方。“决策失误肯定是有的。有的因为经验不够,有的可能是知识不够 ,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CEO、创始人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我也要付出自己学习的成本和代价 。”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蔚来“起死回生 ”的过程中 ,中国的新势力造车在疫情和多种因素的叠加下,已经开始洗牌。博郡、赛麟已经倒下,拜腾“元气大伤 ”。

无论如何 ,中国新势力造车的领军者——蔚来已经成为一个典型案例,这个以用户为核心的“互联网造车”企业,以及背后支持它的强大资本 ,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值得期待 。

那么,起死回生之后 ,李斌和蔚来经历了哪些?往后看 ,李斌和蔚来又将怎样面对未来?7月24日,李斌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独家采访 。

“不可能再穿越回去开第二”

《21世纪经济报道》(下称“21世纪 ”):之前你说过蔚来成功的概率是51%,现在蔚来离成功更近了吗?

李斌:现在还是51% ,没变过。像我们这样一个公司,不可能指望卖几万辆车就把所有的钱赚回来。

作为一个以汽车产品为主的公司,还是要尊重一些基本规律 ,比如,特斯拉一年20多亿美金的研发投入,而我们用十分之一的投入做得比它还好 ,这是不可能的 。用它1/5或1/4的投入,做得和它差不太多,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研发 、供应链制造、服务都有投入期 ,怎么可能一上来卖3、4万台车就赚钱,现在不是那个年代了。

《21世纪》:现在还担心蔚来能不能活下来吗?

李斌:仍然要担心,其实汽车公司真正难的不是活在当下 ,而是活在未来 。

比如 ,EC6是两年前开发的,只不过现在让大家看到了。ES8是2015年开发的,ES6是2016年开发的 ,只不过现在在卖而已。从决策到真正产品出来,最快也得三年,三年以后还得卖四五年 。也就是说 ,今天做了一个决策,可能影响八年。其实,2025年的事情今年就定得差不多了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品牌的打造 、技术的路线、成本策略、市场策略,没法穿越回去。

《21世纪》:蔚来压力最大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李斌:我们压力最大 、最难的时候是去年6、7、8那几个月 。那时候遇到的事非常多 ,电池召回 、股价下跌,团队也有不少思想的动荡,内忧外患。但是 ,到了9月 、10月的时候 ,我就知道我们应该ok了,虽然9月份股价是最低的,但我们的订单开始回升。在那种情况下 ,还有不少用户买我们的车,说明用户没有放弃我们 。其实,去年10月的时候 ,我心里很肯定,我们死不了 。

《21世纪》:你现在的压力是否更大了?

李斌:压力肯定是更大了,因为大家对我们的期望不一样了。我们去年可能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活下去 ,现在大家对我们的期望,不管是用户的期望,还是产业界的期望 ,还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期望都更高了。汽车产业正处在一个特别大的变化窗口,我们的这些决策是不是对的?就像你打远处的一个靶子,你只有开一的机会 ,三年后知道这个结果怎么样 ,但不可能再穿越回去开第二 。

《21世纪》:现在回过头来看,你是否总结过以前决策失误的地方和判断?

李斌:肯定是有的,真正决策失误或者要检讨的地方 ,基本都是2015、2016年的一些事情,当然2017、2018年也有一些地方要检讨,但是都还好。有的是经验不够 ,有的可能是知识不够,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CEO 、创始人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我也要付出自己学习的成本和代价。

有时候环境在变 ,我们确实也没有办法,有时候也预测不了那么远,我们能做的就是根据环境的变化去灵活地应对 。毫无疑问 ,肯定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做的更好。

“找到钱就活,找不到就死”

《21世纪》:在与合肥政府合作之前,蔚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和车企寻求融资 ,最终为何牵手合肥?

李斌:我们的主要工作任务之一就是找钱 ,而且要找到对公司来说,最合理的、最合适的钱。肯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跟很多人谈,但肯定也不能慌不择食 ,不能人家给你钱就要,前提是满足企业发展战略需求,这才是最合理的 。

应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实事求是来讲,我们去年年底股价回来以后,本身就具备了在美国资本市场募资的能力了。

我们肯定做的都是最合理的决策 ,你肯定要和所有有兴趣的人都谈一谈,去评估到底哪个是最合适的,最后我们觉得合肥是最合适的 ,特别简单,它不需要我立刻建一个新厂,我们本身在合肥就已经有几百个同事在那儿了 ,合肥距离上海又很近 ,合肥政府决策又很快,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事。

《21世纪》:蔚来现在的资金压力如何?

李斌:从常理角度看,我们肯定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 。特斯拉做了十几年才赚钱 ,我们做几年就赚钱是不可能的。特斯拉是卖到了十几万辆才显著盈利,我们才几万辆。除非是十几万的成本卖50万,但我们肯定不能这样 ,今年Q2毛利率可能会转正,但毛利率提升还是需要时间的 。

找钱是我们的工作任务,找到了你就活 ,找不到就死 。我们2018年之前有不少钱,全球找了几十亿美金,2018年上市后融了十几亿美金 ,去年和今年,我们通过美国资本市场又融了十几亿美金,今年又对接起人民币的资本市场 ,近期又有了104亿的人民币的银行授信。

基本来讲 ,资金压力应该是大大缓解了,但这是我们应该干的事,如果你想做一个汽车公司 ,想做一个高端品牌,想做一个正向开发的,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 ,有独特竞争能力的,高标准的,参与全球竞争的企业 ,能跟特斯拉、奔驰 、宝马去掰手腕,你就需要准备这样的资源。

“立足合肥,不改制造合作路线”

《21世纪》:蔚来中国总部在合肥之后 ,会跟国轩高科或其它电池供应商有一些战略合作吗?

李斌:我们现在和宁德时代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也把我们当成最重要的战略投资之一去看待 。谁的东西好我们用谁的,谁的东西给我们的质量、成本等能够达到我们的要求 ,配合度高我们就用谁的 ,目前宁德时代跟我们合作最好。当然,长期来讲,我们肯定跟市场上各种创新的公司都会保持紧密联系。从我们角度来看 ,性能要好,安全性要高,成本也要达到我们的期望 。

《21世纪》:你之前所倡导的两点 ,制造合作和换电,一开始可能质疑比较多,现在都被国家政策支持 ,接下来有没有更多的计划?

李斌:无论是制造合作,还是换电的模式,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因为这是符合常理的、符合常识的 ,虽然它不常规,但它符合常识。芯片都是代工的,苹果手机是富士康造的 ,但不影响苹果是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 。原来的汽车公司都自己建厂 ,特斯拉也自己建厂,可能我们有点不常规,但我觉得合理 ,有别人愿意帮你建厂,按照你的标准去生产车,然后你派人参与管理 ,供应链都在你手上,你再去验收质量,这种模式没有什么不合理。

《21世纪》:蔚来曾经有过自建工厂的计划 ,以后还会有自建工厂的计划吗?

李斌:我们肯定走制造合作这个路线。和江淮合作挺好的,为什么要改 。供应链 、产品设计、质量标准、工艺标准都是我们自己的,这个车 ,肯定不是一辆“江淮 ”的车。

《21世纪》:研发团队会从上海搬去合肥吗?

李斌:我觉得有一些误解,我们本来就是全球研发,美国 、英国、德国、北京 、上海都有团队 ,无非是现在增加了一个合肥团队。

蔚来中国的法律主体在合肥 ,但蔚来本来就是全球布局 。现在公司的总部在哪?有好几重意义,有法律意义 、也有物理意义 。可能合同签在北京,但工作在合肥 ,也有可能合同签在合肥,工作在上海。根据需要,当然会加强合肥的人员数量 ,但并不是说把上海都搬到合肥。

蔚来中国,从法律角度讲,我们在中国的业务除了南京的三电业务不在这里 ,其它的都装到蔚来中国下面了 。可以理解成我们是一个外商独资公司,我们现在的所有公司装到合肥下面,引进外部股东 ,就这么一个概念。所以,上海公司也属于合肥公司下面。

《21世纪》:除了和江淮的合作,蔚来在中国还有另外两家车企 ,一个长安蔚来 ,一个广汽蔚来,和他们的合作现在怎么样?

李斌:我觉得都挺好,首先这两个公司都是独立的 ,不是大家以前理解意义上的广本、北奔等中外合资公司,可以理解成我们是股东,它们是我们投资的一个公司 。比如广汽蔚来叫合创 ,用那么短时间,依托于前边资源就研发出来了车,我觉得进展得挺好的。

《21世纪》:目前 ,蔚来客户保有量是5万左右,随着客户越来越多,服务这一块压力是不是会变大 ,怎样保证服务不缩水?

李斌:这肯定是我们最大的压力和挑战。一方面提高自己的效率,加强管理,把压力变成动力 。另一方面 ,我们也会去评估哪些资源不够会及时补上 ,比如,我们最近也在继续增加换电站的部署,有一些换电的地方可能出现排队了 ,我们也有一些新的方法去引导,加强投资。

《21世纪》:新的资金到了,蔚来是不是会加快轿车的研发呢?

李斌:现在汽车产品还在一个过渡期 ,比如自动驾驶技术,5G等很多方面的技术,因为轿车是个大品类 ,我们现在都还是SUV,我们希望轿车推出的时候能够保持一个足够长时间的竞争力,就像我们ES8到现在还是不错的 ,仍然还是保持竞争力的。轿车肯定是个不同的平台,推出来以后,整个技术领先性能不能保持一个相对长时间的竞争力 ,这很重要 。

“蔚来和特斯拉是对手 ,也是队友”

《21世纪》:因为疫情,上半年新能源市场都不太好,你怎么看?

李斌:疫情首先影响的是汽车产业。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受到了影响,主要是因为补贴退坡之后,运营车辆购买下降。但另一方面 ,私人购买的比例大大上升了 。如果看消极的一面,可能觉得好像销量在往下走,但如果去看积极的东西 ,销售的质量大大提升了,个人用户购买的比例、数量大大增加了 。现在,个人购车在以更快速度增长。

《21世纪》:造车新势力今年面临淘汰赛 ,你对市场怎么判断?

李斌:首先创业本身就是一个失败概率很高的事,汽车的创业失败概率更高,因为各方面都不能有短板 ,要有足够多的钱 ,足够好的人,产品要好,质量要好 ,服务要好,成本要低,效率要高 ,有一个短板都不行。所以,汽车行业本来就不可能有那么多新公司,中国的汽车产业过去那么多年到现在 ,民营企业到现在真正有实力的就是吉利 、长城、比亚迪,这三家是真真正正靠自己打拼活到现在 。我觉得新造车公司也不可能有太多。

《21世纪》:你觉得蔚来和特斯拉现在是直接的竞争吗?

李斌:肯定是竞争的,但我想说的是“我们是对手 ,也是队友”,我们更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传统汽油车。假设一个人说我要买电动车,我是看蔚来 ,还是看特斯拉 ,这是一种看法 。还有一种是我要买个三四十万的车,是买宝马、是买蔚来 、还是买特斯拉,肯定是后边那个对我们更有意义。

其实 ,95%以上的人对电动车还是有一些担心和误解,或者还没有那么了解。现在特斯拉市值好几千亿美金了,它肯定代表着方向 。

只要有人这么去想问题 ,再往下想就会认为电动车是比汽油车先进的,代表将来的方向,先让95%这种思想的人转到愿意考虑电动车 ,这时候我们才有机会。特斯拉在前面冲一冲,或者我们在前面冲一冲,对别的电动车来说都是好事。(实习生江孜琦对本文亦有贡献)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历经4个月的拍摄 ,改编自同名动漫的古装剧《长歌行》顺利杀青,看完迪丽热巴和吴磊等主演的定妆照后更是令人期待 。

           

《长歌行》杀青

《长歌行》改编自夏达的同名漫画,整体世界观非常庞大 ,故事情节也符合影视化的条件 ,并且由于原著知名度非常高,所以原著粉对于选角非常关注。

在看到迪丽热巴和吴磊的定妆照之后,开始期待《长歌行》的剧情以及后期制作 ,看来网友对于团队的选角还是非常满意的。

           

并且赵露思、刘宇宁、刘海宽等配角助攻,这样的演员阵容确实值得期待 。最令人关注的热巴和吴磊两个主角定妆照非常惊艳,一个英气十足一个有大将风范 。

           

《长歌行》杀青之后 ,迪丽热巴一定会投入到下一部剧的拍摄,令人意外的有可能会无缝进组,网传迪丽热巴将搭档杨洋领衔主演改编剧《你是我的荣耀》。

           

《你是我的荣耀》

《你是我的荣耀》改编自顾漫同名小说 ,又是一部甜宠剧主要讲述美貌与流量并存的大明星乔晶晶和学神级别航天工程师的故事。

           

故事中的女主乔晶晶在高中之后成为众星捧月 、星光闪耀一般的存在,然而高中拒绝过她的男神却已经泯然众人 。

各种新闻媒体、地铁广告都可以看到女孩的身影,于途看着朝他盈然而笑的女子 ,也认为这是一次奇遇。

而于途对于乔晶晶而言则是“归来仍是少年 ”,女孩在滚滚红尘中奔波名利,而男孩却一如既往 ,眼神清澈 ,依然是她的心之所向。

           

看过小说之后将杨洋和迪丽热巴两个人代入到人物角色中非常契合,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确实非常符合原著角色,已经开始脑补两个人在故事中发生的情节了 。

           

杨洋、热巴CP感十足

迪丽热巴有着异域风格的容貌在众多女艺人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并且演技也非常有保障;并且对于美颜实力大明星这个人设完全就是本色出演,期待热巴能再次出演御姐角色。

           

此前搭档黄景瑜主演的电视剧《幸福触手可及》就有非常出色的表现,台词功底和演技都在线 ,两人将爱情演绎得非常自然。

           

但是杨洋会更契合《你是我的荣耀》中于途这个角色,并且在星光大赏上看到杨洋和热巴站在一起就非常养眼,已经可以脑补一部偶像剧了 。

           

杨洋曾经主演的肖奈一度成为众多网友的意中人 ,而《微微一笑很倾城》也是顾漫原著作品,搭档郑爽主演的微微一笑至今仍然占据网播平台的热搜榜。

这次杨洋再次主演顾漫笔下的角色确实令人期待,并且从剧情和人设上来看都非常讨喜 ,并且杨洋对于学霸人设的驾驭也非常轻松。

           

迪丽热巴和杨洋两个人也非常符合原著中的角色,原著粉非常期待两位演员合作 。无论如何,作品和演员角色都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坐等官宣。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标签: 江油鸿飞2020债权转让计划一号

信托研究院